中国专家发现国际首个与预后相关的岛叶胶质瘤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江涛教授团队王永恒、王引言等通过对中国人群211例岛叶低级别胶质瘤开展临床研究,提出岛叶低级别胶质瘤新的临床分型方法——“壳核分型”。

  该分型被进一步研究证实为国际上首个与患者生存预后相关的岛叶胶质瘤分型。研究成果于2017年6月发表在神经外科领域权威杂志《Journal of Neurosurgery》,并被杂志主编特别推荐收录到NeurosurgicalAtlas专栏中。

  岛叶是脑胶质瘤的好发部位,大约有25%的低级别胶质瘤和10%的高级别胶质瘤发生于岛叶区域。由于岛叶在解剖和起源上的复杂性,岛叶胶质瘤具有独特的生物学特性。为了更好的描述岛叶胶质瘤的解剖特点,关于这类肿瘤的一些分型方法已经被提出。这些分型方法分别是基于纤维束结构、血管结构、解剖关系和生长侵袭趋势。然而,关于岛叶胶质瘤的分型与生存预后之间的关系仍然不明确。前期报道的岛叶胶质瘤诸类分型能够指导手术切除,但尚未有能够指导预测患者预后的相关分型。

  在该项研究中,作者基于中国人群大样本临床资料,提出一种新的岛叶胶质瘤分型,即“壳核分型”,并进一步证实了该分型与岛叶胶质瘤患者预后存在显著相关性。同时,岛叶胶质瘤经典的Berger-Sanai分型和Yasargil分型的预后价值也首次被同时研究,并与壳核分型对比。

  在壳核分型中,岛叶胶质瘤根据术前磁共振影像中显示的同侧壳核是否受到肿瘤侵袭而分为两型:壳核未累及型和壳核累及型(图1)。

  

 

  图1. 基于术前MRI影像的岛叶胶质瘤壳核分型 (左)岛叶胶质瘤未累及壳核 (右)岛叶胶质瘤累及壳核

  基于临床资料特征分析,研究进一步发现,经壳核分型的两组岛叶胶质瘤患者在癫痫病史,肿瘤体积,切除程度,肿瘤IDH1突变状态和1p19q联合性缺失状态等方面存在显著差异。

  研究队列中共获得150例患者的临床随访数据,平均随访时间为56.5个月。采用Kaplan-Meier曲线显示两型岛叶胶质瘤患者的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差异(图2)。同时,利用中国人群大样本岛叶胶质瘤数据,Berger-Sanai分型和Yasargil分型的预后价值也被研究。

  

 

  图2. Kaplan–Meier生存曲线显示壳核分型和Yasargil分型在岛叶低级别胶质瘤中的预后意义比较。在壳核分型中,肿瘤累及壳核与不良预后相关(无进展生存期[PFS] p < 0.001;总生存期[OS] p < 0.001,log-rank检验)(A, C)。相应的,Yasargil分型不是岛叶胶质瘤的显著性预后因素(B, D)。

  研究同时发现,在含少枝细胞成分的岛叶低级别胶质瘤中,Kaplan–Meier生存曲线显示,存在1p/19q联合缺失组与未缺失组之间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均无显著性差异(无进展生存期[PFS]p = 0.076;总生存期[OS] p =0.093)。(图3)

  

 

  图3. Kaplan–Meier生存曲线显示1p/19q染色体状态在含少枝细胞成分的岛叶低级别胶质瘤中的预后意义。

  Berger-Sanai分型在岛叶低级别胶质瘤中的预后价值也同样被研究。按此分型方法,各组患者间的生存预后结果并无显著性差异(PFS及OS二者p=0.35;图4)。

  

 

  图4 Kaplan–Meier生存曲线显示Berger-Sanai分型在岛叶低级别胶质瘤中的预后价值。此分型的9组之间在生存预后方面无显著性差异(log-rank检验)。

  在多因素Cox回归分析中,非完全切除(p=0.025,HR1.62),肿瘤侵袭壳核(p=0.003,HR2.49),IDH1野生型(p=0.001,HR2.60)是影响患者无进展生存期的独立预后因素(表1)。同时,非完全切除(p=0.035,HR1.67),肿瘤侵袭壳核(p=0.014,HR2.44),IDH1野生型(p=0.026,HR2.12)也是影响患者总生存期的独立预后因素。

  表1多因素生存分析

  

 

  小结:岛叶胶质瘤一直被认为是特殊起源的胶质瘤,该研究提出了一种新的低级别岛叶胶质瘤的分型方法,该分型是首个被报道的与低级别岛叶胶质瘤患者生存预后相关的临床分型。同时,该分型方法基于术前MRI影像特征,易于临床医生应用实践。研究证实,肿瘤累及壳核是导致岛叶胶质瘤不良生存预后的独立因素。这种新分型方法,为进一步了解岛叶胶质瘤的生物学性质和指导临床治疗策略提供了新的重要依据。

文章来源:私人医生网

Copyright © 携康国际医院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71895号